陌上一梦觅琴音

学名:墨然琴音。新入霹雳,产粮不多。主推日月,双琴,蝶月蝶,双剑,慕九,佛圆。

【霹雳纯玩乐】突如其来的一方性转之苍翠篇

【随手之作,看标题知内容!】

【人设崩坏预警!ooc预警!性转预警!不喜请绕!不喜请绕!不喜请绕!】

“白雪飘,你说翠师兄怎么还没有起床,早课的时间都要过了。”赤云染坐在修室里悄声对一旁的师弟白雪飘念叨起来。

“是哦,翠师兄一向自律,很少睡过头的。”白雪飘愣了愣,突然发现确实没看到翠山行的身影。

自从大师兄苍闭关之后,一直都是翠山行带领大家做早课,翠山行突然没有露面,也不禁让其他的道子们有些担心。下了早课之后,赤云染去厨房拿了个素菜包子,一边吃着一边往翠山行的房间走去,打算去看看情况。

“翠师兄,我是白雪飘。我拿了早餐过来,翠师兄你起床了吗?”

当赤云染来到翠山行房间附近的时候,正好看到白雪飘端着早餐在敲房门。赤云染拍了拍白雪飘的肩膀,问道:“怎么样,师兄不开门吗?”

白雪飘皱了皱眉头:“不是啊,我感觉房里静悄悄的,好像师兄不在房里一样。”

“不在?”赤云染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看到空荡荡的房间,不过床铺还是有睡过人的样子,至少昨晚翠山行还是在房间里休息的。“哇,被你说中了,还真的不在房里。不过看翠师兄的床铺和被子翻得这么乱,看起来离开得很匆忙啊。”

“师兄到底去哪了?”白雪飘跟着赤云染进屋,“看这床铺乱七八糟,被子还掉在地上,这一大早就不见人影的,咱们要不要去禀告苍师兄啊?”

禀告苍师兄?赤云染挑了挑眉,摆摆手道:“还是算了吧,咱们先找找看。”

而此时......

苍独坐房中,虽是在闭关,应该是要闭绝五识,不理外事才是,然而此刻他却默默的开了口。

“我若一直不理你,你准备在门口站多久啊?”

翠山行听到屋里传出的清润的声音,顿时瑟缩了一下身子。正犹豫着要不要推门进屋时,门却忽然从里面被打开来,翠山行见状,只得赶紧进屋关门。

屋里的陈设一如既往的整齐,就跟他在一个月前帮苍收拾好的屋子一模一样。苍坐在内室中,而翠山行始终站在门边不敢动,似乎有些害怕过去见到苍。苍只是闭目打坐,并没有什么动静,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时间仿佛就此静止一般。

“小翠,我什么时候让你罚站了吗?”良久,内室中再度传出苍的声音。“过来。”

翠山行隔着素纱帘子向内小心翼翼的探了探头,见苍朝他招招手,只得走了过去。苍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翠山行,翠色的长发挽得杂乱,素日身穿的道服也穿得松垮异常,看起来甚不合身,就连他素日里沉静的面容也泛起了名为“紧张”的涟漪。

“怎么了?”苍得出结论,今天小翠很反常。

翠山行抬头看了看苍,随即又撇开视线,见苍询问,不由得脸都红了起来。苍见翠山行支支吾吾的,便追问道:“难道对师兄也不能说吗?那你又何必一早就这副形貌过来找我?”

翠山行见苍面上虽然看不出情绪,但话语中却带着几份厉色,不由默默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这副突变的身形......

这...不是他不愿意说,而是这实在是说不出口啊!

苍半眯着眼睛,皱着眉,突然迅速出手扯住翠山行,翠山行正在想着自己该怎样将事情对苍和盘托出时,却不曾防备苍的突然袭击,闪躲不及便直接扑在了苍的怀里。

“师兄!”

“嗯?小翠,你怎么......”被翠山行扑了个满怀,苍下意识搂住了他,却立刻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紧紧贴着他的软肉是......

“苍...师兄,你的手...摸...”翠山行想要起身,却被苍下意识揽在怀里,宽大的手掌还恰好拢在胸前多出的一团绵软上。翠山行想到自身这不清不楚的情况,现在到真的是不说也不行了。

“唉,看来你一大早来,恐怕就为了这件事吧?”苍的身子有些发僵,随即又放松下来,笑叹了口气,放开了翠山行。翠山行立刻捂着胸口退离得远了些,看着苍仍旧是那副半眯着眼,也不知是睡还是醒的神情,只听他示意翠山行坐下,随即不急不慢的开了口:“说吧,你是怎么突然变成这样的?”

翠山行回忆起一个时辰前发生的事情。他本想起来去早课,但刚睁开眼睛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他的声音变了。翠山行赶紧冲下床,扑倒铜镜边,看着自己的容貌却并没有什么变化,翠山行的心刚安定下来一点,双手却突然摸到自己原本坚实的胸膛此刻居然隆起两团软鼓的软肉,他愣了愣,飞速的将身上的睡衣扒了下来,便顿时在铜镜前傻了眼。

白皙细腻的肌肤,胸前的软肉饱满挺立着,原本多年习武而来的结实腹肌也变成了纤盈一握的软腰,甚至连下身那隐秘之处也察觉到了有不对劲的地方。

翠山行顿时慌了神,想要来问问苍,这种情况到底是什么缘故,又该如何解法。于是,他匆匆忙忙换了衣服就要出门,一路跑一路胡乱将头发挽起,心里慌乱,手上也不听使唤,翠山行更是顾不得这许多颜面之事。然而直到他来到苍的房外,却顿时心头一路,要敲门的手刚抬起,却又迟疑着放下。

直到苍在屋中帮他开了门。

“哦,就你刚才所说,你是睡了一觉醒来,就突然变成这样了?”苍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仿佛对翠山行的经历丝毫不感到吃惊。

“对啊,所以苍师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翠山行听着自己原本低沉的声音变成了这般娇滴滴的女子声音,顿时连开口说话都会让他觉得不好意思。

“哈,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见,”苍眯起眼睛笑了笑,“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这时候突然变成这样,说不定也是上天有意为之。”

“有意为之......?”翠山行有些发懵的歪了歪脑袋,满眼疑问的瞅着安坐如山的苍。

“是啊。”苍转身从榻上拿出一本小册子,一边递给翠山行,一边笑道:“正好我昨天偶然在房中发现了这个秘籍,上书的所谓阴阳交合,双修之法,可令同修此法者功力大增,我本想试试,奈何道门中其余诸人年纪尚小,修为尚浅,我思来想去也唯有你可以一试,如今小翠你突然变作了女儿身躯,岂不是上天有意成全吗?”

翠山行红了红脸,小心翼翼的问道:“这......这是真的?”

“难道小翠认为,师兄可是会骗你?”苍笑了起来,朝翠山行勾勾手指,将翠山行揽到自己身边。

赤云染和白雪飘带着众人在山上找了一大圈,到了黄昏时也始终寻不到翠山行的踪迹。赤云染和白雪飘只好壮着胆子来向苍禀报。

“师兄,事情就是这样,不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两人隔着门向苍作了汇报后,白雪飘乖乖请示道。

“完了完了,”翠山行还被苍压在身下,听着师弟师妹们找了过来,而且还在山上找了他一整天,顿时觉得大事不妙,这事恐怕瞒不住了啊!翠山行想要挣扎却也挣扎不开,只得牢牢的被苍压在身下,然而门外这般情形,翠山行却见身上这人倒是仍旧肆无忌惮的在他体内不疾不徐的动作着,“苍,放开...停下来...嗯...停...他们会听......”

苍见翠山行开始挣扎着要推开他,顿时也觉得门外的两人有些碍事,于是便吩咐道:“是我一早吩咐了翠山行下山办事,过几天就回来了。你们且不必担心,去吧。”

听到两人的脚步声,苍这才停下动作安抚着身下的翠山行。

“好了好了,他们走了,小翠别怕,我们继续。”

【霹雳纯玩乐】突如其来的一方性转之书净篇

【随手之作,看标题知内容!】

【人设崩坏预警!ooc预警!性转预警!不喜请绕!不喜请绕!不喜请绕!】

在定禅天修行的时候,一页书与净琉璃时常秉烛夜谈,谈至夜半便同榻而卧,同枕而眠。

这一天也并不例外。

一页书在定禅天养伤的时候,跟净琉璃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佛法,因为伤药的作用,一页书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净琉璃一边收拾着手中的药罐,一边看向早已不搭话的一页书,才发现原来他已经睡着了。净琉璃收拾完之后便吹了灯,躺在一页书身边睡了。

这一晚,一页书难得做了个梦。

梦中的一页书感觉好像被什么缠住了,无论怎么样都挣扎不开。而且,他越想挣扎,缠着他的东西就变得越软,缠得越紧,让一页书感觉透不过气来。

睁开眼睛,窗外的天色才刚刚擦亮。一页书感觉胸口一阵沉重,抬手想要将压在胸口那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推开。谁知他被抱得紧紧的,一双手搭在他腰上,将两只手臂也锁牢了,搞得他现在连手都抬不起来。仔细看了看压在他怀里的人,从怀里传出的若有若无的檀香气息,一页书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住在定禅天之中。

“净琉璃......好重。”

一页书稍稍坐起身,试图将净琉璃推开,然而净琉璃抱住一页书健壮的手臂不撒手,好像还做着什么梦似的,软软的蹭了蹭。

一页书看着净琉璃难得睡觉也这么不规矩,本想扯过一旁的毯子帮净琉璃盖好。在扶她躺好的时候,手中的触感却是一阵绵软。下意识捏了捏,柔软的手感让一页书顿时脸色大改。

软软的......是!!

净琉璃醒过来,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视线顺着自己刚刚伏过的健壮结实的胸肌往上,看到的是熟悉的一页书的面容。

“唔......一页书?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净...净琉璃,你的...声音?!”

“嗯?”刚睡醒的净琉璃还有些不在状态,听到一页书的疑问后愣了愣,才蓦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好像变得更加软糯了,更像个女子的声音。“啊......”净琉璃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现在这副身体,以及一页书仍然抓在他现在像女子一样明显隆起的胸部的手。

一页书如梦初醒的将双手收回,脸色微红,目光闪烁的躲避着净琉璃充满玩味的视线。“净...净琉璃你怎么突然......”

看着一脸吃惊的一页书,净琉璃默默叹了口气,下床换衣服。一页书看着净琉璃一脸冷静的模样,不禁觉得奇怪。难道一个男人睡了一觉醒来突然变成了女人,这一点不足以让净琉璃觉得惊讶吗?

一页书看着净琉璃直接在他面前脱了睡衣,雪白的睡袍下是已经变化成女子的窈窕的身体,白皙的皮肤,丰满的胸部,纤腰翘臀,匀称修长的双腿都一一随着滑落的睡袍而展现在一页书眼前。

“喂...等等,净...净琉璃你现在好歹是女体,怎么能!”尤其还是在他面前!

净琉璃一边换着衣服,一边一脸疑惑的看向早已因为看到净琉璃的身体而满脸涨红的一页书,手上系衣带的动作并未停止。

“唉......佛友,色即是空啊。”净琉璃转过头继续整理身上的衣服,顺带默默感叹道。

“净琉璃你......”一页书红着脸,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总觉得刚才迷糊之间所感受到的柔软的触感仍然停留在手心和指尖,让一页书一向古井无波的心忽然泛起了一阵异样的涟漪。“你的身体变成这样,你就真的一点自觉都没有吗?”

“嗯?”净琉璃一脸疑惑的看向一页书,不解道:“一页书你为什么这么激动?我本来就是菩萨相啊,男体还是女体这个......也没多少差别吧?”

怎么办,突然好想天龙吼啊...或者莲华圣路开天光也可以!

净琉璃看着天人交战中的一页书,不禁玩心大起,凑过来拉起一页书的手按在她的胸上,一页书如同触电般惊醒过来,却听到净琉璃的声音又柔又软,轻飘飘的飘过来一句。

“好友,难得这么好的机会,要不要修一修欢喜禅呀?”

“净琉璃,不管用什么办法,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变回来!!!”

【霹雳纯玩乐】突如其来的一方性转之日月篇

【随手之作,看标题知内容!】

【人设崩坏预警!ooc预警!性转预警!不喜请绕!不喜请绕!不喜请绕!】

当素还真回到琉璃仙境的时候,看到他房里那个笼在轻纱帐幔中的仙子。

素还真小心翼翼掀开帐幔的一角,发现难得留宿他家一次的仙子居然难得的在他床上睡得如此香甜。素还真抬手抚摸着谈无欲的眉眼,不禁想起曾经那些少年风流不羁的往事,想起自己已有许久不曾这样细看过师弟的面容。

“师弟……”

素还真不由自主的想要俯下身抱住这个略有清减的人儿。只是他一声低唤未落,身边的谈无欲于梦中似有觉察,反手一揽一推,将猝不及防的素还真推进床的内侧。

“痛……”猝不及防的被甩进来,后脑撞到了墙壁,素还真瘫在床上捂着脑袋,苦巴巴的看着面前淡定翻了个身的好师弟,就连自己脑袋上的莲冠被撞得歪了少许也顾不上了。

素还真哀嚎着扑上那个依旧睡得七荤八素的师弟怀里,他难受便难受,但也绝不眼睁睁看着肇事者继续好睡。

谈无欲被素还真扑醒了……
然后死活都没有将身上的素还真扒下来。

“素还真!”
谈无欲一声怒吼,随即连空气也安静了下来。
三秒钟之后,素还真如闻惊雷般乍起,四下翻看检查谈无欲的身体,最后迅速得出结论。

“师弟,你怎么变成师妹了啊?!你睡觉的时候居然变了个性,无欲啊,你老实说你睡觉前干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啊?!”

谈无欲迅速堵住耳朵,将素还真的狂吼与惊讶的伤害减到最低。然后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这前凸后翘的……好身材,然后很淡定回想了一下自己睡着前都干了什么……

然后……素还真只见谈无欲很淡定的从枕头边找到了一本书递给素还真。
“睡觉前在看这本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素还真知道谈无欲喜欢睡前看看书,这没毛病啊!然而素还真接过谈无欲递来的书之后……

“师弟,你好端端看这套《神农琉璃功法》做什么啊……”

感觉还挺准的,好像确实如此

✌✌✌✌✌✌

我的肉~我的“小莲花”~~

来一发不知道蝶月还是双月的六连发😜

已经傻傻分不清蝴蝶到底是蝴蝶君,估计是公孙月了😂

好友说其实可以是蝶小月😄

嗯,感觉也毫无违和感😏

一天一夜的弃谈小日常🌴

走在去目的地的路上,结果你俩给我五张cg,其中四张都在路上摸鱼。。。

弃总家的帝王蟹:谈大呱,你的路观图是不是离家出走了?!

谈•呱太•无欲:ennnn。。。放轻松,放轻松~就当看风景好了~

ssr出了出了出了!!!!!

没带幸运铃,也没带幸运草,谈大手自己回家卷了包袱就跑的,居然出了ssr!!!
我好想说。。。其实。。。我是不是搞错了。。。怎么我有种谈大手身边那只,其实应该是阿月的感觉啊?然而这只白的才是蝴蝶君。。。(好像没什么不对😝)

呵呵呵。。。这周的剧情我也是b——了bj

老素,你再不出来,后宫就起火了!!!